新天天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新天天小说 > 非卿不娶,腹黑公子追妻难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大结局(八)

第三百七十九章 大结局(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恋上你看书网 www.x630book.com,最快更新非卿不娶,腹黑公子追妻难最新章节!

这下好了,这一摔下去,定是毫无美感可言。千柳在师父眼里的形象又将被颠覆一番,破坏殆尽。

然千柳只顾着形象,却忘记了此刻千柳面前的不正是师父他那尊大佛!待千柳猛然清醒时,为时已晚了。

一时,清然的冰荷香充斥着鼻息。

千柳愣了好久都回不过神来,不知该作何反应。眼下自己竟毫不知羞地扑倒进师父的怀里,动弹不得。

他轻轻摇了摇千柳的肩膀,低声问:“小柳儿,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千柳一顿,僵硬地撑起身来,道:“没、没、没事,就、就是一下没站稳,冒犯了师父,徒儿罪过。”

说着千柳就奋力站起来,尽量离师父远一些。大抵是怕他被千柳给冒犯了会很生气,躲远些总归是好的。

可千柳将将一直起腰来,身体就忽然不可控制地往后仰了去。这一次,千柳是真没站稳。千柳心里暗恼,这一摔下去,必定四叉八仰。

这时千柳眼前倏地一阵晕头转向。恍惚间,一只手拉住了她,往前一拽,顿时千柳便不再往后仰去,而是再一次向前扑倒!

千柳缓过神来,却发现师父再一次接住了自己,手若有若无地扣着千柳的后腰,让千柳再也爬不起来。千柳头埋在他的胸前,脑子嗡嗡作响,空荡荡的一片。

他问:“七万年了,小柳儿为何如此怕师父。”

师父的怀抱很舒服,淡淡的暖暖的,千柳突然不想起来了,嘴里闷闷道:“我

没有怕师父,凡是讲究尊卑礼节,这样才能表现出我对师父的敬爱。”

师父扣着千柳腰的力道重了些,他嘴里却轻声叹道,说不出的落寞:“原来是敬爱啊。小柳儿一直叫我师父师父的,怕是连师父的真名都忘记了罢。”

千柳不自觉地双手拽紧了师父的衣襟。

师父那样说,千柳的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复杂得很。千柳知道师父温和,七万年来她直看着他下巴上面一点的清清淡淡的笑,心里很舒坦。

曾经一度,见到那样的笑时,千柳是恍惚了好一阵的,随之便是鄙视。千柳私以为,师父身为三界叱咤风云的阡祁仙尊,若随便见了哪个都是那一副淡淡的笑的话,真真毫无威信可言。

那时千柳心里的仙尊,应该是不苟言笑的,随时板着一副僵尸脸。任谁见了都吓得屁股尿流。

可随着日子久了,千柳却觉得,若是没有那样轻轻浅浅的笑,没有那样斯文如小白脸一样的气息,那仙尊亦如普通上神一般也就不是一个传奇了,也就不再为众大小神仙所津津乐道了。

眼下,师父那样的语气,却让千柳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窒息疼痛。大抵是身为他的徒弟的缘故,千柳不想听到师父叹息,千柳不想看到师父的落寞无奈的样子,无论如何都不想。

千柳脸贴着师父的胸膛,深呼吸了好几下,才能让脑子不再那么闷。千柳手抓着师父的衣襟,手心里却是浸了一层薄薄的汗,待千柳放开手时,师父的衣襟上显出深深的褶皱。

心里翻腾而来的情感,千柳不知道该如何压抑。张了张嘴,许久,千柳才沙哑着声音低低道:“我记得的,记得的。”

阡祁仙尊的身体一顿。

千柳缓缓念出声来:“千濯香,我记得的,千濯香。”

阡祁仙尊身体忽然有些颤抖,手臂紧紧环上了千柳的腰,呢喃:“你将将唤我什么?”

“千濯香,千濯香。”千柳唤多少遍都可以,唯独不想再看见师父哀寞的神色,不想再听见师父的一声叹息。

忽然心里酸涩无比,眼泪怎么止都止不住。

千柳只想见师父,下巴上方,那一抹轻轻浅浅的笑。

清晨,柳林里染上了薄薄的水雾。地上铺满了白白的柳絮和翠绿的柳叶。

千柳醒来时,怀里抱得满满的。心想,定是昨夜抱着柳树做了一个美美的梦,这不,柳树都被她给捂热了。

话说,自己也委实不争气了些。

自己与大师兄从人间回来后,他将这柳林交与自己打理,这是件好事。怎知昨夜自己太欢喜,竟鬼使神差地一个人跑来了柳林,还喝光了大师兄偷偷藏的两坛酒。

虽说她是帮大师兄解决了一个麻烦,可自己却到现在还有些晕乎乎的。

然当千柳坐起身来,看清四周尤其是千柳身下的景象时,猛然惊觉事情似乎大大超出了自己的意料。

身下,有人一身黑衣散乱,墨发纠缠,丝丝凌落在铺地的柳叶上。他前襟微敞,大片春光凝泻。

此刻他那张绝代风华的脸上,正睡眼惺忪,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他肤色白皙有光泽,唇色红润无边,还有全身上下一派凌乱不堪,俨然就是一朵被千树万树梨花压榨的娇嫩海棠!

千柳经不住全身哆嗦,惊悚地大叫一声:“啊——师师师师师父!”

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会压着师父!完了完了,昨夜他什么时辰来的怎么跑到她下面了,见他被自己欺凌成这般模样,自己就是死都难辞其咎啊!

千濯香丝毫不如千柳惊慌,反而懒懒地淡定地坐起来,两指揉了揉太阳穴,舒气道:“小柳儿扰到为师清静了。”

见师父如此气度,千柳不禁一边抹老泪一边暗叹,师父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处变不惊能屈能伸。

千柳却是无论如何都学不来师父那份气量的。眼下千柳忙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道:“师父饶命,徒儿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千濯香声音婉转好听得很,魅然道:“小柳儿何错之有。”

千柳一耸。咦,难道师父他老人家认为千柳没错吗?将将自己从他身上爬起来时见他没什么反应,难道他没看见是她欺辱了他一晚上?

此番如此对待师父,估计这心里最不好受的就是千柳了。谁让千柳心地善良又为人正直,千柳实在是觉得对不住师父得很,她居然敢对师父做出这般犯上作乱的事来,真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但转念一想,豹子胆千柳不记得有吃过,酒却是喝了些。估计是酒胆。

眼下,见师父他老人家淡然着,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千柳这个做徒弟的也万万不会笨到往刀口上撞。

于是千柳心里来回辗转了好一阵,才道:“师父昨夜定是被鬼压身了,才会是如今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徒儿惶恐,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

话一说完,千柳差点就抽了。每每一面对师父,千柳就十分不会说话,此次说师父狼狈不堪,千柳真是嫌自个活得太长了。

哪知千濯香沉吟了下,却缓缓笑道:“我的小柳儿明明是小神仙,何时变成鬼了?”

“啊?……师父,徒儿不想英年早逝!”

千柳与师父面对面。

只不过,千濯香坐着千柳跪着,千濯香看天千柳看地。

千濯香问:“小柳儿可是全忘干净了?”

千柳跪了好一阵,腿都酸麻了,忍不住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师父,却不料师父正低着眼帘看千柳。吓得千柳嗳,赶紧低下头来,嗫喏道:“徒儿不敢。”

“那小柳儿还记得些什么?”

千柳料想,如今自己做了这番丑事,师父已是脸上无光,自然是万万不想让人知道的。千柳也万万不想被师父发怒给一掌劈折了,在心里权衡了下,遂道:“师父莫要担心,徒儿正打算全忘干净了,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看到。”

师父声音突然变得阴沉下来,重复念道:“正打算忘干净了?那昨夜还记得多少?”

千柳身体一抖,随即瑟瑟发抖。千柳当然记得,千柳记得偷喝了墨雷的酒,后来就躺在柳林里睡着了,一觉醒来就这副样子了。眼下师父好恐怖,莫不是想要在这里劈折了自己?

千柳带着哭腔乞求师父:“师父您放宽了心,我是真的真的不会再记得!徒儿自知罪孽深重,师父想如何责罚都行!”

想想,整整七万年来,她在昆仑山与众师兄切磋互掐时虽蛮横霸道了些,但在师父面前却一直是乖顺得很,偶尔犯些错也都是一些小错,师父得过且过就不跟她计较了。可眼下,自己竟胡乱压了师父一夜,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居然让自己给做了,真真是跳几次东海西海都洗不净她的冤孽啊。

千柳也觉得十分委屈,昨夜压着师父还什么感觉都没有,死不瞑目……恨就恨在墨雷那两坛酒上。

千柳眨眼挤出一滴眼泪来,凄零地瞟了瞟师父一身上下松散凌乱的衣裳,嗳喂,娇艳艳的惨遭蹂躏的海棠喂。

千濯香长长吐了口气,却挑挑眉忽然变换了语气,戏谑道:“小柳儿那眼泪挤得可辛苦?”

千柳愣了愣,抬手拭了拭眼角,道:“师父,徒儿是到了伤心处。”其实是有点辛苦来着眼下千柳心里只顾着哆嗦,哪还有心情哭啊。

“伤心处?”

千柳抹了一把鼻涕,道:“师父,徒儿以下犯上欺辱师父死不足惜,只是徒儿伴了师父七万余年,此间师徒情深非一言两语能够道清。一直以来师父待千柳恩重如山,千柳能有今天也全靠师父的恩德兼施。徒儿是师父捡来的,徒儿没有父君母上,一直跟着师父,早已将师父当做徒儿的再生父母了,若师父将徒儿一掌给拍没了,徒儿没有怨念,唯独只怕舍不得师父,舍不得啊!”

大抵是千柳太入戏了,话都说到了这份儿上,千柳自己都觉得有些悲从中来的意味。怎知眼眶就真的润了。

千濯香顿了顿,声音柔软了些许,道:“小柳儿起来吧。”

千柳喉里酸酸的,置气道:“师父若不原谅徒儿,徒儿就跪在这里不起来了。”

哪知千濯香不发一语,直接上前,一手撂住千柳的胳膊,一下就将千柳给拉起来了。那气势,却是容不得千柳有丝毫抗拒。

千柳愣愣地抬头望他。

他清晰的轮廓背着晨光,眉眼柔润中透着坚毅,鼻梁和薄唇如雕刻一般镶嵌在脸上。几丝被吹乱的头发在身后扬起,像是沾染了晶莹的晨露一般,有些晃眼。

千濯香伸手擦去了千柳眼角的泪痕,抿着唇半晌,道:“小柳儿莫要真的哭。”

师父从未离千柳如此近过。

千柳一时慌乱无措,竟伸手推了他。

千濯香离了千柳几步,眉头微皱。看得千柳差点就想将自个那双贱手给宰了。

千柳惊慌道:“师、师父,徒儿、徒儿惶恐得很。”

千濯香愣了下,随即轻笑:“还是昨夜醉了的模样可爱些。”

千柳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莫不是师父觉得被徒儿压着很爽?”

……近来千柳委实十分不会说话。

千濯香一怔,随即眉眼舒展开来。他只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句:“酒醒了,却不记得痴醉时的光景,全忘了。”

千柳不太明白师父他老人家的意思,可能是话里玄机太深,不是千柳这个小徒弟能揣测得到的。

只是将将要离开柳林时,师父叫住了千柳。

他道:“小柳儿一直叫我师父师父的,怕是连师父的真名都忘记了吧。”

千柳抬头,恰好见到师父眼里的流光一闪而过。

不知道为何师父突然这么说,但一听到心里却有一瞬莫名的窒息感和疼痛感。千柳努力将那股酸涩的怪异感平复了下去,道:“师父名讳,徒儿怎敢忘记。”

千濯香站在了千柳面前,轻声道:“那小柳儿再唤一声。”他缓缓伸手,往千柳脸上靠来。

千柳不知道师父气息通过的鼻间盘绕进千柳心间时千柳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恍惚听见像城墙一样的东西缓缓剥落,像繁花一样的东西灼灼绽开。

结果千濯香还未碰上千柳脸的时候,千柳就逃了。

千濯香如此动作,自己如此反应,自己都觉得诡异极了,一时老脸火辣辣地烧。

千柳寻得路飞奔回去,连头也不敢回一下。身后的是她师父,可他疼爱徒弟却不是她脑子里想的那样个疼法,千柳总觉得这样下去十分不妥。

好不容易千柳一鼓作气出了柳林,现身脚将将落地时,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

这时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小师妹,这一大早的怎么如此会煞风景?”

千柳那深呼吸的一口气,顿时郁结在心头,四处岔了去。

千柳转过头来,却发现自己不巧停在了影寒师兄的住处。

眼下,影寒师兄正一身素身白衣,坐在树下的石桌旁。他手里拿着一本书,看起来勉强算个清高公子哥。

可他脸却是面向千柳,那眼神百转千回间,毒辣辣的。

身为神仙,向来千柳脾气甚好。即使此刻师兄对千柳恶语相向,千柳也定会彬彬有礼的。

千柳淡淡笑着,走上前去,同影寒师兄打招呼:“唷,影寒粪球,大清早的你不睡觉还会看书呐,你看的是啥玩意儿哪?”

影寒师兄脸色极不好看。他紧紧抿着唇,估计是怕嘴里咬牙切齿时被千柳看到,失了风度。

千柳看见影寒师兄捻着书的手指关节青白交加,书也皱了。见师兄不心疼千柳却有些心疼了,忙从他手里将书拿过来。

他有些不乐意,死死捏着书。怎奈,千柳这个做师妹的有的是力气,待千柳拿过书时,书更皱了。

跟影寒师兄的面皮一样皱。

千柳不满道:“师兄何苦为难了一本书。”

影寒师兄闻言胸腔跌宕起伏了一下,道:“小师妹若是闲得慌,不妨勤加修炼,争取早日升为上仙,也不用苦等七十万年之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